杨凯将至少4个养牛场转让给未披露的关联方

2017-12-31 16:09

报告显示,浑水指责辉山乳业从2014年起虚报利润。作为全产业链乳企,辉山乳业对外宣称作为畜牧养殖最主要的高蛋白饲料苜蓿自给自足,并成为核心竞争力之一。浑水称发现大量证据表明,辉山乳业长期从第三方大量购买苜蓿,进行财务造假。

浑水公司12月16日突然发布了一份47页的报告,指责辉山乳业涉嫌财务欺诈,辉山乳业早盘快速下跌,随后交易暂停。当晚深夜23时,辉山乳业发布公告对浑水指控进行逐条批驳,否认公司财务造假等指控,并保留采取法律措施的权利。

而对于中短期负债过多面临违约的问题,辉山乳业回应称,尽管短期债务有所增加,但资产负债率较上年末减少至约41%。

同时浑水质疑,就算辉山乳业的财务不存在欺诈,其过高的杠杆已使公司处于违约边缘,其信用风险极高,杠杆十分庞大。报告认为辉山明年会出现债务违约问题,称目前公司153亿元银行贷款中有110亿元将在2017年9月前到期,并指多个在建项目因为缺乏资金而被叫停。

浑水称,其已研究辉山乳业几个月之久,派出调查人员访问了35个农场和5个生产设施,甚至动用了无人机进行拍摄;同时聘请了三位乳业专家,并对多省苜蓿供应商进行了走访。

而对于浑水提到的牧场涉嫌资本欺诈和董事长杨凯涉嫌侵占1.5亿元公司资产的问题,辉山乳业也予以否认。

辉山乳业称:牧场建设成本将在完工后支付,但是需要先支付预付款并预留保证金,而浑水公司错以该年度的现金留出总额除以建成牧场的数量,简单计算单位建设成本的方式有误。而关于向杨凯所控制公司出售4个肉牛牧场一事,则事先经过公司管理层同意,且不构成必须披露的交易。

事实上,近期辉山乳业动作频频,和世界第六大乳企荷兰皇家菲仕兰的首款合作婴幼儿配方奶粉产品刚刚上线;在江苏盐城建设的第二个全产业链基地也已投入生产,试图进入华东市场;在不久前的业绩分析会上,辉山乳业首席财务官苏永海表示表示,公司正在准备以ipo形式申请在a股发行,发行后实现a+h模式。

针对浑水提出的大量从第三方进口苜蓿问题,辉山乳业回应称,2013-14财年、2014-15财年及2015-16财年辉山苜蓿草产量分别达到14万吨、13.4万吨及8.5万吨(另有燕麦产量7.9万吨,燕麦与苜蓿草可替代),三个财年共计产量35.9万吨,由于苜蓿草于6月份开始收割,辉山于三个财年内每年外购苜蓿草1万吨以弥补收割前所需的消耗量,此外购量的占比为4.3%至9.2%。而且否认从三年内从浑水指名的安德森公司购买苜蓿草。

当日,辉山乳业公关总监赵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并不清楚浑水公司在此时抛出报告的动因,但对于浑水的报告,辉山乳业将以公告形式进行回应。

在报告公布之后,16日白天辉山乳业股价迅速下跌近4%,随后反弹至2.14%后交易暂停。

12月16日22时59分,辉山乳业发布公告对浑水的报告进行了批驳和澄清,称2013年上市以来,外部独立核数师从未对集团账目提出保留意见,认为浑水公司或通过从股价下跌中获利,因此公司保留对该报告采取法律措施的权利。

在报告开头,记者看到,浑水公司就毫不客气的指责辉山乳业存在财务欺诈,价值接近于0,并列出了多项证据。

资深乳业分析师宋亮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浑水的目的还是为了做空辉山乳业牟利,但辉山乳业的原料自给率不足的说法实在站不住脚。根据此前调研时了解到,辉山乳业通过自有、农民股份合作等方式,拥有50万亩青储玉米、羊草、苜蓿、燕麦等,苜蓿的自给率可以达到90%,外购饲料的量并没有浑水说的那么夸张。

浑水认为辉山乳业在其奶牛养殖场的资本开支方面存在造假行为,夸大了这些养殖场所需的花费,夸大程度约在8.93亿到16亿元人民币之间。并指责辉山乳业董事会主席杨凯涉嫌窃取了1.5亿元人民币的公司资产。报告称,杨凯将至少4个养牛场转让给未披露的关联方,而杨凯则是被转让方的实际控制人。

浑水报告指出,根据辉山乳业招股书显示,自种苜蓿的成本为437元人民币元/吨,而进口苜蓿则约为2500元/吨,2013财年,苜蓿带来的生物利益占辉山乳业税前利润的19%到24%,低成本也带来了乳制品业务部门利润率的提升。

辉山乳业(06863.hk)是国内一家知名区域乳企,也是全产业链乳企。截至9月底的上半年业绩显示,辉山乳业营业收入为人民币25亿元,比2015年同期增长17.7%,净利润(于生物资产公平值调整前)为人民币7.7亿元,比2015年同期增长2.3%。根据公告,辉山乳业现有19.7万头奶牛。